于无声处

滚滚红尘中,你已是我一生牢不可破的羁绊

【叶路】遗梦(扩展·已完结)

这篇是之前那篇小短文的扩写,开头和结尾没有太大的变化梦境的部分也是一样的,因为是在原来的基础上新添内容,就是细节处稍作修改。可能会有ooc吧,都是我的错。只是觉得路小佳真的太好啦,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他~

cp:叶路

分级:清水(抱着开车的心,结果写着写着就成了这个样子,哭)

感谢所有的点赞和评论,对我来讲是很大的鼓励啦!

以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叶开总是做一个梦。

      梦里有一个模糊的人影,白衣胜雪,胸前却晕开大片刺目的血红。他看着人影倒了下去,心中泛起细密的、仿佛经年累月的疼痛。

      他猛的睁开眼睛,然后微微叹息。

      又是这个梦,叶开不知道梦中的人是谁,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看到那人身受重伤会隐隐难过。

      就仿佛他们早已相识。

      可这只是叶开刚入江湖,小有名气之际,既无知交好友,也不曾滥杀无辜。

     叶开不明白。

     不过他是树叶的叶,开心的开啊,想不明白的事,他通常就不再去想。

     这个梦不甚频繁的进驻他的脑海,与他而言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     直到他来到了边城。

     直到有人花五千两让他去洗个澡。

 


     叶开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,他腰悬一把无鞘剑,骨节分明的手不紧不慢的往嘴里抛花生,抛得高,接得稳。他拿了一颗他的花生,那人便盯着他,五官年轻坚毅,一双眼却是死灰般毫无生机。

     他说你可以被我杀或者杀了我,但是你不能拿我的花生。

     他说这是路小佳说的。

     他说他是路小佳。

     他说你一定就是叶开了。

     此后,那个梦忽然变得频繁。他看见梦中的人身形俊朗挺拔,模糊显出一张男子的面庞。胸前的殷红快速的扩大,刺入肋下的短刀毫不留情的拔出。

     他缓缓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他猛的坐起身,胸口的钝痛是如此清晰,仿佛随着梦中之人生命的流逝,他心口的一部分也失去了。

     这稍稍严重了些,不过叶开学会了努力忽视这种感觉,不久之后便慢慢习惯了。

 


     命运是如此奇妙,叫人永远猜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 就像叶开从未想到他和路小佳之间会产生如此之多的联系。

  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敏感词什么的真是要命了。图片格式有些迷,见谅见谅~


评论(32)

热度(28)